东南亚反恐 见美国身影

  • 作者:
  • 2020-04-26
  • 876人已阅读
东南亚反恐 见美国身影

美国总统奥巴马,早前和东南亚国家联盟十国领袖,即文莱、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菲律宾、越南、泰国、老挝、柬埔寨、缅甸十国,联同东南亚国家联盟秘书长,一同在加州安纳伯格庄园见面,而且奥巴马还高调和各领袖拍照。是次会议主要讨论东盟十国和美国的关係,在联合国宪章下尊重彼此的领土主权和政治原则,以及促进地区经济和人民来往,以加强可持续发展。

美把台湾列反恐伙伴 已见端倪

其实是次会议,实际成效不多,而且对东南亚目前局势方面讨论较少;但是就其象徵意义,决不止美国在南海主权问题支持东南亚国家那幺简单,而是还有反恐格局的思考。其实,奥巴马任期即将届满,但他后期对反恐政策,明显有些少转变,早在美国把台湾列为反恐伙伴国家之一时,已经显见端倪。台湾其实风险相对较低,但美国把台湾列为反恐伙伴之一,可视为美国想在亚太反恐格局寻找落脚点的第一步。

如果大家有印象,相信都记得,东南亚的极端主义风险并不低。泰国去年曾经就因为遣返维吾尔族难民,而在2015年8月发生曼谷恐怖袭击事件,至今案件仍在审讯。而泰国本身军人当道,经常发生政变,反恐工作并不容易。印尼雅加达之前在市中心发生恐怖袭击,袭击策划者就是伊斯兰国。印尼和邻近国家因此提高反恐的格局,连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都要派军人在公共场所驻守。

东南亚国家反恐能力弱

其实美国心中都清楚,东南亚国家反恐是很弱的。这主要因为东南亚各国,除了新加坡政治上比较清明外,其余几乎都各自面对不同的问题,削弱他们的反恐能力。比如马来西亚就陷入首相纳吉布贪污舞弊事件,至今纳吉布仍未能说明清楚他的26亿马币是如何得来的;而马来西亚的军人和警察的反恐能力,仍备受公众的质疑。

文莱则因为推行伊斯兰法,先后在圣诞节、农曆新年受到批评,以及刑法涉及人道问题。只是文莱推行伊斯兰法,或能暂时减低受到极端主义威胁的风险。

印尼地广人多,虽名义上以雅加达政府为中央政府,实际上各地各自为政;然而地方政府仍是没能力去反恐,而且印尼国内具规模的极端组织就至少有18个,包括伊斯兰国远方哈里发、伊斯兰祈祷团、一神教和圣战士团、一神教之虎等,印尼多年来贪污和贫穷问题令人怀疑其反恐能力。

至于菲律宾,问题就更严重。菲律宾的警察治安能力,全世界都知道是很弱的,马尼拉政府是否有能力应付南部阿布沙耶夫和哈里发胜利团等极端组织,仍是相当令人怀疑。菲律宾政府至今仍没就摩洛民族前途明确表态。菲律宾2016年还要进行选举,际此真空之时,要策划恐怖袭击是很容易的事。

老挝亦曾发生不明恐怖袭击事件,而老挝政府仍没公开袭击的真相。至于缅甸,由于缅甸曾经发生迫害罗兴亚群众事件,引起伊斯兰世界的不满和批评,指其不人道对待罗兴亚民族,伊斯兰国曾被指有招募罗兴亚人往伊斯兰国,相信就是利用这宗教和民族上的蒙难情感。

抢反恐主导权 跟俄罗斯对抗

从上可见,东南亚的恐怖主义风险是相当高的,而东南亚还要是人口比较密集的地区之一,全球70亿人口之中,东南亚就佔了6.2亿人,几近十分之一人口。美国还在东南亚诸国置有不少跨国企业,这裏也有不少美国侨民居住,尤其菲律宾更是美国前殖民地,虽然菲律宾现时独立但美国势力範围仍在。不久前,奥巴马前往马里兰州清真寺探望当地的穆斯林社群,强调真正的穆斯林是爱好和平的。东南亚诸国,就有3个是伊斯兰教徒较多的国家,其中文莱是美国唯一一个给予免签证的伊斯兰教国家,而这是不久前达成的。如果将以上的现实情况连成一线,就会发现,美国是想在文化方面,争取团结盟友来抢回反恐主导权,以跟採用军事手段作为争取反恐主导权的俄罗斯对抗。